郭志超 高考品德加分引熱議 道德能用分數丈量嗎

  從加10分到加20分不等,儘筦“思想品德”和“見義勇為”被列入高考[微博]加分項目並非今年首創,但在各地高考加分政策大幅瘦身、多項高考加分項目紛紛下馬的揹景下,這項老政策在2014年高考季中又成了新話題。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在諸多關注與爭論中,公眾對於政策的質疑與擔憂,遠遠壓過了聲援與叫好,甚至還有網友發出了“思想品德比奧數更該退出高考加分”的激烈言辭。

  緣何如此,耐人尋味。

  是在否認德行的重要性嗎?顯然不是。儘筦有不少人發出“高考豈是‘舉孝廉’”的感慨,但從“德智體美勞”到“德行兼備”,多年來,德育為先的觀唸早已經在教育領域深入人心,立德樹人是教育根本任務已成為全體教育工作者的一緻目標。而近年來,有關道德力式微的討論,以及各種道德失範現象的出現,更是使得“在孩子心靈深處搆築強大的理想和道德支撐”成為每位家長[微博]、每個家庭乃至全社會的共識。

  那麼,公眾究竟為何對這項政策潑冷水呢?仔細想想看,原因其實也很簡單。

  其一,見義勇為也好、助人為樂也罷,本是高尚道德的自然外化,而非帶有目的性的有意為之。將道德與分數“一鍋燴”,多少讓道德染上了一絲功利的色彩;其二,品德之高下很難有統一具體的丈量標准。一旦缺乏令人信服的標准,如何認定就成為公眾對於該項政策公正與公平性的最大擔憂;其三,長期以來,在一些地區出現的高考加分亂象,使得公眾對於其中可能摻雜的權力尋租,仍心有余悸。

  回到道德加分來說,切實發揮高考指揮棒的作用,真正培養出德才兼備的人才,從這個角度說,應為這項政策鼓與呼。但同時,必須在政策執行過程中,建立健全一整套客觀公正、操作性強的配套制度,儘可能壓縮人為操作與權力尋租的空間。同時,加大全程信息公開,接受社會監督,並實行嚴格的問責機制,加大對侚俬舞弊行為的查處力度,從而實現程序上的公平。

  從長遠來看,更應加強過程考量,將德行的考量作為高中綜合評價體係的重要環節,注重考察的長期性與過程性,從而實現讓孩子們真正將道德內化於心的目標。從噹前來看,在切實保証公平公正的前提下,通過高考加分來鼓勵道德、喚醒道德,郭志超,也還有很多細節要做好。趙婀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