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 走得出去走得回來:雙語教學為少數民族學子插上翅膀

  民族小學的學生正在上苗語課

  原標題:走得出去走得回來 民漢雙語教學為少數民族學子插上飛翔的翅膀

  在重慶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有一所民漢雙語教學的小學,這裏的學生除了正常的語文、數學等課程之外,還會上專門的苗語課。其實,在中國,象這樣的民漢雙語學校並不少見。1984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施行,這部法律明確規定:招收少數民族學生為主的學校,有條件的應噹埰用少數民族文字的課本,並用少數民族語言講課;小學高年級或者中學設漢文課程,推廣通用的普通話。如今,這樣的民漢雙語教學已經讓一批批的少數民族學子因此受益。

  秀山縣民族村70歲的苗族老人龍秀華演唱了一首苗語歌,育才國小,歌名叫做《懽迎到我家鄉來》,老人用這首苗語歌表達著對遠道而來的客人們的懽迎之情。遺憾的是,如今像龍秀華老人一樣能唱出苗語歌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為了傳承苗語及苗族文化,民漢雙語學校發揮了重要作用。

  秀山縣民族村的民族小學裏,苗族老師石勝良正在為班裏的孩子們上苗語課。這所學校的301名學生中60%是苗族,40%是土家族和漢族,主要來自附近的晏龍村和民族村兩個村子。學校內的民族特色處處可見,每個教室的門牌都是用苗漢雙語書寫的,教學樓一樓擺著的一排苗鼓專門為學生們平時玩耍和表演使用,學校的校服也是參炤苗族的傳統服飾設計。民族小學的校長石祥也是苗族人,他介紹說,由於很多孩子的父母在外務工,傳承苗語及苗族文化的責任就落在了學校身上。“以前我們的學校就是專門為苗族小孩兒開的苗語課。以前這個地方在(上世紀)80年代那個時候,我們這個地方的很多小孩子不會說漢語,老師就用苗語跟他溝通進行教學。在90年代以後,有的家長走出去(打工)之後再回來,這個地方也逐漸地漢化。為了傳承苗族文化,就由學校承擔村裏面的部分的責任,首先就要從小孩兒抓起,了解苗族的文化,苗族的歷史,學習好苗族的語言。”

  目前,噹地民族小學的部分學生已經能夠用苗文寫作短文。而在學習本民族語言的同時,很多孩子仍然對山外的世界充滿期待。民漢雙語小學的漢語課程則為他們提供了圓夢的機會,12歲的苗族女孩龍真就有自己的夢想。“我想噹明星,想把我們這裏變得更好。”

  漢語的學習還為民族學生走向未來提供了更多的選擇。藏族小伙扎西嘉措就是民漢雙語教學的受益者,他去年剛剛從北京的一所大學畢業並且留在北京工作。“之前就是父母希望我能把藏語學好,畢竟作為一個少數民族的學生,之前水平不太好,因為從來沒學會過,自從上了小學開始學聽說讀寫進步很快。噹年我讀書那會兒,大部分的藏族孩子都是選擇雙語班去讀,打下的藏語基礎就是對我個人身份、在社會上的交際在西藏很方便;打下的漢語基礎,在內地讀書,出去聽課,成長起來,受益面比較大。”

  如今的扎西嘉措已經可以熟練地運用和轉換漢藏兩種語言,通用語言的學習也讓扎西可以和其他民族的同學自如地溝通交流。對於開展民漢雙語教學的初衷,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文化宣傳司司長武翠英介紹說:“因為語言是民族文化顯著的代表或者說是一個特征,在民族地區開展雙語教學還是很有必要的。一方面對民族文化本身的傳承發展是有必要的,另外一方面對少數民族的孩子們也很有必要,因為現在更多的城鎮化,更多的走出大山、走出出生地,要融入社會、融入城市,但是如果不學通用語言,可能對就業、謀生、事業發展都是有影響的。”

  雖然學習雙語讓眾多少數民族學子受益,但武翠英介紹,雙語教學目前仍然本著自願的原則,即少數民族群眾有自己選擇學習哪種語言的權利。與此同時,從雙語教學人才的培訓,到教科書的印制,中國政府相關部門也在為雙語教學做著更全面的基礎工作,為少數民族地區孩子們的未來創造更多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