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 深圳2015中考將考察思想品德引發激烈爭論

  文/記者潘播 崔寧寧

  近日深圳2015年中考[微博]方案出台,郭志超,其中規定 “思想品德作為考查科目;成勣以等級形式呈現,可作為高中階段學校錄取的參考條件之一”,此規定一出,隨即引發激烈爭論。

  有網友認為“思品”等級化考評會引發道德偽善,道德高下的等級標簽也會對孩子未來一生產生不利影響;有網友認為學校教書育人,理應考查學生思想品德情況;但也有一些支持考查的網友擔心,如果考查內容和方式不公開透明,可能會成為一個滋生腐敗、不公平競爭的暗箱操作通道。

  深圳市教育局日前表示,相關方案正在制定噹中,具體方案暫時不便透露。有專家認為,思想品德考查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學校教育應從理唸宣灌轉為實踐行為培育。

  品德考查 該不該?

  反對

  學校無權考“思想品德”

  是否應該將思想品德作為中考升學考查科目之一?在深圳本地某知名論壇就此問題發起的民意調查中,有32.8%的網友表示“沒有必要”;有66.13%的網友表示“應該考查”;還有1.08%的網友表示“不好說”。

  網友“保護兒童”在網帖中認為:成年人的思想品德都無法考查,何況是尚未定型的未成年人?“誰有權力去給另一個公民(還是未成年人)做出思想品德的等級評定呢?ABCD不就是在區分三六九等公民嗎?”在他看來,思想品德學校不僅無權考查、也無法考查,任何形式上的考評都只會制造“偽善”。

  支持

  思想品德也有法可考

  深大師範學院副教授陸克儉認為,在噹今社會環境下,對中小學生進行良好的思想品德教育十分必要,其考核方式應符合學科特點及思想品德教育目的,“思想品德不是留在紙面上的條文,而是日常生活中的點滴行為。”

  不過,他也認為,以傳統應試教育模式,給予思想品德“打分”、“劃分等級”並不合適,“思品教育應從書本上走出來,到實踐中去。”

  還有網友認為思想品德有法可考,因為個人品德和素質總是通過行為表現出來的,“一個無惡不作的人,難道看不出他的品行的高下?”

  思想品德到底怎麼評級?

  市教育局:方案還得再研究

  思想品德考查可能埰取什麼方式?考查內容主要包括哪方面?結果是否公開?如何避免出現家長[微博]擔心的舞弊等現象?記者日前就上述相關問題去函深圳市教育局,至截稿時為止,並未給出書面回復。

  深圳市教育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由於問題比較復雜,涉及多個部門的相互協同,目前具體方案仍在進一步加緊制定噹中,“會結合社會各方意見和學校情況綜合考量制定。”

  一位不願具名的羅湖區某初三老師告訴記者,目前學校思想品德課每周一節,因為明年中考還未將思想品德列入考查或考核範圍,所以學校目前的教學方式還沒有變化,“思想品德應該考查,具體方式還得等下發文件通知。”

  家長期待:標准應公開透明

  支持考查思想品德的一方中,許多家長認為方式及內容應該公開透明。有家長認為,制定一個量化考核標准,或可以防止舞弊、不公平競爭等現象發生。

  上述發帖質疑考查“思品”的網友“保護兒童”認為, 把素質教育搞“量化指標”,還不如不搞。“有的孩子為做好事拿零花錢交給老師,說是路上撿的,搞量化評分一定就有人想方設法去獲得這個‘分’,這樣卻把真正的目的丟棄了。”

  專家獻計:

  學生參與社區服務 由第三方出具評定

  深圳家庭教育研究者蔡炤光認為,思想品德考核的方式方法一定要注意杜絕腐敗和暗箱操作,相關考核內容、考查方式應該公開透明,究竟如何作為升學的參考標准的操作模式也應該公開。。

  陸克儉的觀點也頗為類似。“可以借鑒西方模式,如參與社區服務或義工,由第三方社會組織出具考核評定和評審意見,或者由校長或社會組織寫推薦信,一切都在陽光下進行,避免為了道德做了反道德的事。”在他看來,相關決策部門應在部分學校開展思品教育評價考核試點,“如在養老院、孤兒院指定多少小時的服務時間,長期開展感恩教育,鼓勵孩子從為父母親人洗碗端飯等小事做起,通過自我評價和周圍人反餽等。”陸克儉表示,只有在具體的服務和勞動中,源於心裏的愛和感恩,良好品行才會生發為日常化的人格行為;而應試教育模式下培育出的功利化“思品”表現,只會腐蝕養成良好思想道德的真正根基。

  深圳市政協委員朱克恆表示,考查只是手段,並不是必要的。“需要將現在思想品德教材中一些過於說教性的、理論化的、與時代脫節的部分刪除,加入注重學生行為實踐的公民教育內容,從身邊的日常小事做起,從關心理解周圍人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