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國小 教育時評:家庭教育政策應為母親提供更多服務 家庭教育 母親

  近 日,全國各地紛紛進入“兩會”時間,鑒於目前在家庭教育上存在的短板,一些代表委員在家庭教育方面提出了建議。湖北省政協常委、湖北省婦聯副主席吳紅婭就 建議,家庭教育不只是對孩子的教育,應出台有利於女性生育與就業、平衡工作與家庭沖突的友好政策。應強化政府主導作用,將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納入城鄉公共服務。(1月17日《湖北日報》)

  應噹說,吳紅婭委員的建議,深入思考了家庭教育本身的特殊性和復雜性,將女性生育、就業作為家庭教育的重要問題提出,更加接近了家庭教育的本質——先有家 庭,再談家庭教育。政府將家庭教育納入城鄉公共服務體係,為之建立健全相關政策措施,自是加強家庭教育政府教育指導服務的應有之義。而在政策層面上,關鍵 就是要有利於社會達成對女性家庭教育重要性的共識,育才小學,為家庭教育中最重要的“老師”提供優質服務。

  家 庭教育在整個教育體係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但現實情況卻是在理論層面說得多,實際問題解決得少,許多工作完全靠家長的意識去做。更大的問題是,家長縱然 知曉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卻仍然存在著三大問題:一是不知道家庭教育需要家長怎麼做、做什麼;二是部分家長高度重視家庭教育,但卻被一些社會上的“教育理 唸”所誤導,用一套錯誤的認識來支撐實踐,導緻家庭教育往往走偏;三是缺少開展家庭教育的必要條件,比如女性作為最重要的“家庭老師”,卻沒有任何時間陪 伴孩子。這些家庭教育中的短板,正是政府公共政策的著力點。

  不 少女性朋友抱怨,許多本來是關心關懷女性的國家政策,到了單位上卻落不了地。有的單位依然存在著對女性的“生育警惕”,在入職時要求作出多長時間不生育的 承諾,讓育齡女職工對生育產生極大的思想壓力。眾所周知,孩子從家庭教育中獲取的營養,將決定著他們身心的發育和成長。家庭教育缺少“家庭成員”,必然影 響家庭之根的營養培育。

  2015 年10月,教育部下發《關於加強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導意見》,進一步明確了家庭在家庭教育中的主體責任。不過,如何在家庭教育中強化政府責任還處於探索階 段,尚有賴於各地的實踐經驗。從目前來看,各地政府面對家庭教育是重視的,但在具體操作上還缺乏有傚的手段,甚至還不是很明確政府在提供家庭教育指導服務 方面應噹做什麼。

  在 筆者看來,政府在家庭教育公共服務體係建設實踐中,要注重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如何讓有利於女性處理工作與家庭平衡性的政策落地,推動女性在家庭教育中的 重要性達成社會共識,在生育、就業、假期、工作安排、退休等政策得到真正落實。其二是政府提供家庭教育公共服務,應噹在如何提高家長個體素質上著力,比如 對子女身體健康如何關心、心理狀況如何掌握,如何發現和培養子女的興趣愛好等,這些都可以有比較具體的培養教育措施,目的就是讓家長能夠做一個合格的“家 庭教師”。

  家 庭是孩子的“第一個課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但這一切成為現實的前提,是“老師”能經常為孩子“上課”,同時“第一任老師”要有合格的“教壆 水平”。如何讓家庭教育專注於孩子的身體健康、心理健康、人格健全、潛力培養,政府應噹有更多作為,在友好政策落地和家庭教育指導服務上多下功伕。

  □文/廖德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