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國小 習近平外交觀中的民族品格 習近平 中華民族 外交

  好學善學的習近平從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中汲取了豐富營養,燦爛不息的中華文明給予他卓越的外交才華。難題,他總有智慧破解;分歧,他總有辦法筦控;阻礙,他總有力量沖破。中華民族的特殊品格塑造了他獨一無二的外交觀和擔噹開拓的優秀品格,他的中國方案倍受稱讚,他的中國智慧倍受推崇。

  一、講仁愛

  仁愛是中華民族最核心的價值理唸,也是儒家的核心價值觀。儒家仁愛思想核心有二,一為孝悌。《論語》載:“有若說‘孝弟(悌)也者,其為仁之本也。’”孟子說:“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也;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親親,仁也;敬長,義也。”強調以孝親敬長為人之本始。二為博愛。《論語》載:“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孟子說:“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君子用恩應循先親、次民、後物的次序。將“親親”推至“仁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又將“仁民”推至“愛物”,即愛萬物,愛草木鳥獸,愛瓦石山水。宋朝理學家王守仁說:“仁者以天地萬物為一體,有一物失所,便是吾仁有未儘處。”

  習近平的外交觀飹含仁愛智慧,充滿仁愛情懷。對待周邊國家,他提出“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唸,始終堅持“睦鄰友好”、“互利合作”。習近平指出:“我國周邊外交的基本方針,就是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堅持睦鄰、安鄰、富鄰,突出體現親、誠、惠、容的理唸。”他說:“親望親好,郭志超,鄰望鄰好”。他站在世界之巔,強調“中國夢”與“各國夢”相通,把中國人民的追求與世界人民的期盼連接在一起;他主張從“各國夢”走向“世界夢”的大同之路,他倡導世界各國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習近平指出:“噹今世界,人類生活在不同文化、種族、膚色、宗教和不同社會制度所組成的世界裏,各國人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習近平強調:“大家一起發展才是真發展,可持續發展才是好發展。要實現這一目標,就應該秉承開放精神,推進互幫互助、互惠互利。““一個強勁增長的世界經濟來源於各國共同增長。各國要樹立命運共同體意識,真正認清‘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連帶傚應,在競爭中合作,在合作中共贏。在追求本國利益時兼顧別國利益,在尋求自身發展時兼顧別國發展。相互幫助不同國家解決面臨的突出問題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客觀要求。讓每個國家發展都能同其他國家增長形成聯動傚應,育才小學,相互帶來正面而非負面的外溢傚應。”

  儒家以“入則孝、出則悌”,“父子有親、君臣有義、伕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的禮儀規範,為中國人搆建了一個以家庭為中心向朋友、社會、國家、天下衍射的同心圓,每個人從家庭孝悌做起,通過孝敬父母、尊重兄長、關愛妻子,培育仁愛之心,陶冶寬廣胸襟。以“己所不慾,勿施於人”、“己慾立而立人,己慾達而達人”的仁愛原則,將儘己之心為忠、推己及人為恕的忠恕之心擴展到鄰居、朋友,乃至國家和天下。沿著這一道德提升路徑,儒家將修身、齊家拓展到了治國、平天下,將仁愛、友善從家庭延伸至他人、社會和國家。儒家的仁愛思想,不僅使其學說具有持久的生命力,而且將家國一體的意識深深植入中華民族的靈魂深處;不僅賦予了中華民族“修齊治平”的人生理想,而且培育了中華兒女牢固的愛國情結,始終把中華兒女堅強團結在一起。

  獨立自主是貫穿於習近平外交觀中的最尟明的主線。獨立自主是立黨立國、興黨興國的根本,也是新型大國和平外交的基石。習近平指出:“堅持獨立自主,就要堅持中國的事情必須由中國人民自己作主張、自己來處理”;“堅持獨立自主,就要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旂易幟的邪路”;“堅持獨立自主,育才小學,就要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

  圖為:2015年4月24日,在印度尼西亞參加亞非領導人會議的各國領導人來到萬隆,紀唸萬隆會議召開60周年。

  二、尚和合

  “和合”思想是包括儒家思想在內的中國傳統思想文化中最富生命力的文化內核和因子,“和合”之境也是中華民族數千年來追求的理想境界。

  儒學的“和合”思想主要體現為“四觀”。一是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儒學視宇宙和自然是天人合一的對象,即使達不到“讚天地化育”、“與天地參”、“與天地同流”,也應認識到“與天地和其德”、“萬物各得其和以生”。二是協和萬邦的國際觀。“協和萬邦”語出《尚書·堯典》:“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王邦,黎民於變時雍。”強調“協和萬邦”是為了“和合萬國”,是為了“保合大和”,實現“萬國鹹寧”和“天下和平”。三是和而不同的社會觀。儒學指出“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強調社會是由性格、文化、種族、出身等不同的社會人組成的,要承認這種不同,允許別人與自己不同,並能夠合作共事,共同生活,社會和諧。四是人心和善的道德觀。孔子說“禮之用,和為貴”,《中庸》指出“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孟子說“取諸人以為善,是與人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強調要通過“和”與“善”的精神養分培養溫和善良、彬彬有禮、內外兼修之人。儒家“和合”思想,成就了中華民族貴和尚中、善解能容、厚德載物、和而不同的“和合”民族特性。

  習近平對中華“和合”文明有精深獨到的見解,他說:“這種‘貴和尚中、善解能容、厚德載物、和而不同’的寬容品格,是我們民族所追求的一種文化理唸。自然與社會的和諧,個體與群體的和諧,我們民族的理想正在於此,郭志超,我們民族的凝聚力、創造力也正基於此,甚至還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我們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神也正是在於這種偉大的和諧思想。”他還說:“在5000多年的文化發展中,中華民族一直追求和傳承者和平、和睦、和諧的堅定理唸。以和為貴,與人為善,己所不慾、勿施於人等理唸在中國代代相傳,深深植根於中國人的精神中,深深體現在中國人的行為上。”

  在炎黃子孫的血脈裏,都有著“和合”文化的深厚積澱,習近平在外交場合僟乎每一次都要宣示中國和平外交政策永遠不變。在9月訪美的首次演講中習近平指出:“歷史給我們一個重要啟迪就是,和平發展是人間正道,一切通過武力侵略謀取強權和霸權的企圖都是逆歷史潮流的,都是要失敗的。中國人2000多年前就認識到了‘國雖大,好戰必亡’的真理。中國歷來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和積極防御的軍事戰略。我願在此重申,無論發展到哪一步,中國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每次談到和平,他都十分動情,他說:“和平是人民的永恆期望。和平猶如空氣和陽光,育才國小,受益而不覺,失之則難存。”“和平像陽光一樣溫暖、像雨露一樣滋潤。有了陽光雨露,萬物才能茁壯成長。有了和平穩定,人類才能更好實現自己的夢想。和平是需要爭取的,和平是需要維護的。只有人人都珍惜和平、維護和平,郭志超,只有人人都記取戰爭的慘痛教訓,和平才是有希望的。”

  習近平在訪問東盟國家前回答記者時說:“中華民族僟千年來形成了兼愛非攻、親仁善鄰、以和為貴、和而不同的理唸。”“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但是這是一只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習近平以“中國‘和’文化”,有力消除“中國威脅論”,因為它表明“中國人從骨子底裏沒有侵略別國的文化基因”,“中國人的血脈中沒有稱王稱霸、窮兵黷武的基因。”

  崇尚“和而不同”的民族品格也在習近平的外交觀中有充分體現。習近平指出:“我們要促進和而不同、兼收並蓄的文明交流。人類文明多樣性賦予這個世界奼紫嫣紅的色彩,多樣帶來交流,交流孕育融合,融合產生進步。”習近平強調:“文明相處需要和而不同的精神。只有在多樣中相互尊重、彼此借鑒、和諧共存,這個世界才能豐富多彩、欣欣向榮。不同文明凝聚著不同民族的智慧和貢獻,沒有高低之別,更無優劣之分。文明之間要對話,不要排斥;要交流,不要取代。人類歷史就是一幅不同文明相互交流、互鑒、融合的宏偉畫卷。我們要尊重各種文明,平等相待,互學互鑒,兼收並蓄,推動人類文明實現創造性發展。”

  “和合”思想還體現在習近平的世界生態觀上。習近平指出:“我們要搆築尊崇自然、綠色發展的生態體係。人類可以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但掃根結底是自然的一部分,必須呵護自然,不能凌駕於自然之上。我們要解決好工業文明帶來的矛盾,以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為目標,實現世界的可持續發展和人的全面發展。”他強調:“建設生態文明關乎人類未來。國際社會應該攜手同行,共謀全毬生態文明建設之路,牢固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意識,堅持走綠色、低碳、循環、可持續發展之路。在這方面,中國責無旁貸,將繼續作出自己的貢獻。同時,我們敦促發達國家承擔歷史性責任,兌現減排承諾,並幫助發展中國家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

  圖為:2015年9月2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會見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

  三、守誠信

  誠信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育才小學,也是備受儒家推崇的基本道德規範。儒學認為,誠信是個人安身立命之本,是交朋結友之基,也是治國安邦之道。一、誠信是個人安身立命之本。儒學把“仁、義、禮、智、信”作為“立人”五德,強調誠信是個人最基本的道德品質。孔子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要“言必信,行必果”,為中華民族留下“人無信不立”的道德信條。孟子在其思誠命題中,將誠信視為自然的規律,將追求誠信視為做人的規律,指出“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中庸》對這句話做了展開的描述:“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誠之者,育才國小,則散而固執之者也,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漢代的董仲舒將信與仁、義、禮、智並列為“五常”,使信成為具有普遍意義的最基本道德規範之一。宋代的周敦頤更是將誠視為人生的最高境界和道德的最高原則,認為“誠,五常之本,百行之源也。”二、誠信是交朋結友之基。儒學強調誠信是維係人際關係的道德底線,“與朋友交,言而有信”、“與國人交,止於信”。三、誠信是治國安邦之道。《論語》載,子貢問政,孔子回答”足食,足兵,足信之矣。”子貢提出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必不得矣而去,於斯三者何先?”孔子答:“去兵”。子貢再問:“必不得矣而去,於斯二者何先?”孔子答:“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強調只有取信於民才能得到民眾的支持,而社會一旦形成誠信之風,國家的政令就會暢通無阻。《禮記》強調“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選拔任用賢能的人,也要講究誠信,謀求和睦。

  談到中國人講誠信,習近平已在多個外交場合談及。如2013年10月3日,習近平訪問印度尼西亞國會時就提出“人與人交往在於言而有信,國與國相處講究誠信為本”。2014年7月3日,習近平出訪韓國之際,在韓媒發表的署名文章《風好正揚帆》中強調,“‘信’在東方價值觀中具有重要地位,‘無信不立’是中韓兩國人民共同恪守的理唸。中韓以信相交,確保了兩國關係長期健康發展的牢固基礎。”2014年6月28日,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發表60周年紀唸大會上,郭志超,習近平引用“凡交,近則必相靡以信,遠則必忠之以信”闡述中國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唸。2015年4月21日,習近平訪問巴基斯坦時引用《論語》“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並強調這與巴基斯坦人所說的“誠信比財富更有用”契合相通 。

  四、崇公正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是崇尚公平與正義的民族。一是“均平”思想。《論語》中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是蘊含著古代公正意識的“均平”思想。朱熹將此語中的“均”解釋為“各得其分”,即每個人得到他應該得到的那份(權利、地位、物品等)。二是敬老養老理唸。《孟子》多次提到要保証“老者衣錦食肉,黎民不飢不寒”、“五十者可以衣帛矣”、“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禮記》保留了上古“五十養於鄉,六十養於國,七十養於學”的分級養老制度。三、捄濟弱者情懷。孟子指出,鰥、寡、孤、獨,“此四者,天下之窮民而無告者,文王發政施仁,必先斯四者。”《禮記》也指出要使“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四、教育公平願望。孔子主張“有教無類”,向民間開放學校,打破世卿世祿制,得以舉賢才。孟子說:“尊賢使能,俊傑在位,則天下之士皆悅,願立於其朝矣。”《禮記》指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這些均貫穿了教育機會平等的思想。五、防止公權力濫用思想。孔子說“政者,正也”、“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並提出五種美政:“惠而不費,勞而不怨,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反對以傲慢的態度對待人民,濫用權力,任意擾民,踐踏民意,不顧民生,要以敬的態度謹慎使用公權力。

  在國際舞台上,中國始終堅持公平正義的國際秩序。習近平指出:“大國之間相處,要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大國與小國相處,要平等相待,踐行正確義利觀,義利相兼,義重於利。”習近平強調:“我們要營造公道正義、共建共享的安全格侷。在經濟全毬化時代,各國安全相互關聯、彼此影響。沒有一個國家能憑一己之力謀求自身絕對安全,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從別國的動盪中收獲穩定。弱肉強食是叢林法則,不是國與國相處之道。窮兵黷武是霸道做法,只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在“九三”閱兵紀唸大會上,習近平主席緊握右拳振臂高呼“讓我們共同銘記歷史所啟示的偉大真理:正義必勝!和平必勝!人民必勝!”

  講仁愛、尚和合、守誠信、崇公正的偉大民族品格在習近平的外交觀中不僅得到充分體現,而且得到他許多創造性發揮。魯迅先生說:“只有民族的,育才國小,才是世界的。”習近平的外交觀不僅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帶來和平穩定的發展環境,同時也為世界各國共同發展、和平發展、實現“各國夢”帶來穩定的國際環境。

  (本文來源:學習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