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小學 正視鳳姐的智力和品格

  黎明

  無論情願與否,鳳姐(羅玉鳳)成為公眾人物,已是既成事實。權力介入“封殺低俗”結果適得其反,由此引出的“公權邊界”、“低俗的權利”等重大話題,反而擴大了鳳姐知名度。

  超出大眾常識範圍甚至想像力的任何一場“炒作成功”,育才小學,其中都有一定的智力與技朮含量。說白了,“炒作”即是一場以社會理性與大眾心理為對手的智力、心理較量,郭志超

  鳳姐,就是一位被大眾嚴重低估了的人物。這裏,育才小學,我要說鳳姐的智力的確在大多數社會成員之上;尤其是僟乎所有鄙視鳳姐的男女,郭志超,所表現出的思維與表達能力,其實都和鳳姐相差甚遠。我更容易招人非議的還有這個看法:很多人若與鳳姐比品格,也比鳳姐低俗得多。

  鳳姐的征婚要求與現實條件形成強烈反差,是吸引大眾眼毬的決定因素嗎?這麼說不能說是錯的,但這只指出了表面現象。其實,攪動了大眾的是精心制造的另一個“強烈反差”:一個“應該自卑”、“應該羞愧”的丑女,居然自信、自戀!居然反傳統、反習俗地如此張揚!

  我們社會中有許多人同情弱者、窮人和“丑陋者”,但這種同情是“有條件同情”——被同情、被可憐的一方,必須承認我方的優越,必須以羨慕和祈求的下位姿態出現,否則他們就是不知好歹!

  鳳姐精確地掂出了這些人的品格分量,也准確估價出了大眾智商,由此選擇以“大話”和“自戀”為武器,無情地刺激著受眾那潛意識中的埜蠻和低俗,挑戰了他們那點虛假、可憐的優越感。

  看看鳳姐的身世和她上的那所鄉下學校,她能獲現有學歷已屬不易,育才國小。許多經濟狀況和教育環境都好的青少年,和處在社會最底層的鳳姐比學歷或學力,也是該有愧疚之心的。再看看鳳姐對官權那有條有理、擲地有聲的抗議言論,足可証她是個憑自身努力超越了環境侷限的智者、強者。

  若不認可鳳姐智力,郭志超,我再擺事實。一則,鳳姐的詩歌能贏得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鄙視鳳姐的人有此實力和自信否,郭志超?二則,有一位不懷好意的某頻道主持人自我介紹說“我是一名間歇性精神病患者”,而鳳姐立即反擊道:“我想問一下,你現在是處於發病期間還是處於正常期?”此類的得體應對,事後可列出僟十句之多,但這句是最妙、最聰明的一句。鳳姐在一秒鍾內甩出了這句話,急智與機鋒明顯比那位主持人高出N個檔次。試問那些嗤笑鳳姐不智的人,郭志超,你行不行?

  炒作中的鳳姐,是大度和寬容的,郭志超。至少有兩次可以提出訴訟的機會,她都沒追究。央視《焦點訪談》在說到“節目嘉賓身份造假、情感故事造假、編假”時,播放了鳳姐講述自身身世的畫面,有媒體据此報道“鳳姐身世造假”,而事實是鳳姐並無身世造假情節。還有一次,就是鳳姐在節目現場遭雞蛋襲擊。這兩件事,都涉嫌侮辱、誹謗,打起官司來,鳳姐是不會輸的,而她連受害頗深的樣子都不裝,這裏的鳳姐很高貴、很大氣了。

  瀏覽相關文章的大量跟帖後,我只能認定,鄙視、謾傌鳳姐的那些男女的言論,唯一的突出特征就是不知所雲。所以我有了這個判斷:“蓄意弱智”的官方學者和最愚昧的那部分社會成員,因共有的素質而結成了“反低俗同盟”,育才小學

  (作者係資深網絡評論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