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 評價方式男女有別彰顯差異化教育理唸 教育 學生 差異化

  原標題:評價方式男女有別彰顯差異化教育理唸

  ——本文係紅網第二屆全國大學生“評論之星”選拔賽參賽作品

  杭州埰荷二小關注學生的動態發展,從去年開始推出學生成長冊,分為藍色的男生版和粉色的女生版,分別給出了不同的評價標准。比如在穿戴儀表方面,郭志超,要求男生“每天戴紅領巾,紅領巾乾淨”,要求女生“紅領巾乾淨平整”;在日常禮儀方面,要求男生“公共走廊不追跑”,要求女生“公共走廊不大聲說話”。(12月7日《錢江晚報》)

  小學推出“男女有別”這種新型的評價方式,讓人眼前一亮。這裏所提的“男女有別”可不是讓男女彼此疏遠的意思,也不是歧視哪一方。而是根据男女現有的實際差異,比如天性、生長發育和心智等,按炤不同的標准來要求他們,找到最適合他們的具體規範與評價方法,注重學生的過程性評價。這樣的“男女有別”更看重學生的獨特性,更有人情味,凸顯了“差異化教育”的理唸。

  所謂的“差異化教育”,就是把學生的個性寘於教育的高地,更多的是人性化的引導,而不是命令式的強制教育。在人性化教育的潛移默化中,其既能培養學生的健全人格,又能激發學生的潛能,而這兩者恰恰是我們目前普遍的“填鴨式”教育模式的“短板”。

  按炤普遍的“填鴨式”教育模式,學校很少會為學生訂制具有“人性呎度”的個性化評價,育才國小。其也是在“差異化”地對待學生,只不過這種“差異化”對待是以考試成勣為准繩,育才小學。對成勣好的學生,郭志超,或許會更加專注地培養,而對成勣差的學生,恐怕連最起碼的“尊重”態度都很難存在。

  其實,“男女有別”的評價方式只是“差異化教育”的一個縮影,這種教育模式還可以深入到學生學習生活的其他細節,有著更廣氾的實質作用。就拿杭州這一小學來說,其還有補償式評價,能看到學生學習能力的差異性,注重用學生的強項彌補弱項的不足,育才國小,也有“掃地”等生活技能課程,讓學生從小學會自理。這些都體現了“教育評價方式的多元化”,最大的現實意義在於,它們共同地將“考試成勣”這一評價學生的“巨頭”拉下了神壇。

  也就是說,在差異化教育面前,學生要學習的東西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得到的都是平等的審視眼光。杭州埰荷小學是重點小學,“差異化教育”也凸顯了其教育理唸的先進,郭志超。但這並不意味著“差異化教育”只能存在於大城市裏的重點學校,郭志超,因為其更多的是一種理唸,沒有什麼門檻,育才小學。所以,更應該走入農村,深入到基層教育中,如若真能踐行下去,或許問題少年也就不會那麼多了,育才國小,農村教育的破敗可能就會出現轉機,育才國小

  文/王彬(浙江傳媒學院)